设为首页  
 
您的位置:
 
别去敲那通向地狱的门

2011-02-18 11:11:47字号 打印关闭

  毒品,把“大款”变成劫匪,把良母变成罪犯,把少女变成卖淫者,把人变成鬼。只要惹上并亲近这个恶魔,它就会改变你的人生,摧毁你的尊严,捻灭你的信念。记者近日采访的几起涉毒案件,再次提醒人们:千万别去敲那通向地狱的门,毒品这个恶魔会送你走上一条难以自拔的不归之路。

  百万富翁“吸”空家产沦为劫匪为了筹集300元毒资,已“吸”空百万家产的“富翁”--杜远东挺而走险,持刀向邻居“借钱”。今年2月25日,杜远东被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以抢劫罪提起公诉。

  43岁的杜远东出生于武汉市汉阳区一工人家庭,从小就学做生意,没有接受太多的教育。1975年他继承父业,进入一家装修公司工作。1982年在广州、武汉等地经营服装批发,经过近10年的奋斗,积累下百万家产,志得意满的他,结交了三教九流的大帮“牌友”。

  1990年,在这群“牌友”的引诱下,为了打牌提神,杜开始吸食“打啡”(掺吗啡)的香烟,明知吸食后会上瘾,但杜依仗自己有百万家产,没有丝毫警惕。此后,发展成为吸食海洛因,一发不可收拾,平均每月花耗毒资高达万元。吸毒后的杜远东,再也无心做生意,一门心思沉溺于“白烟飘渺”之中,昏昏度日,身体健康每况逾下,经济出现拮据,到1998 年,近百万元的巨额家产已被毒品吞噬得一干二净,连家里藏的仅有的一点存款也被他强搜去买了毒品。

  杜的妻子在屡次劝阻无效的情况下,吞食大量安眠药,留下“把女儿照顾好,别再吸毒……”的遗书,企图以死相谏。抱着被救活的妻子,杜悔恨万分,开始了艰难的戒毒。用杜的话说,“每次快熬不住时,看着流泪的女儿、日渐苍老的妻子,我只有坚持下去。”经过无数次戒了吸、吸了戒,杜还是抵抗不住诱惑,最终向“白面”屈服。

  2001年10月20日上午9时许,毒瘾发作又无钱购买毒品的杜,闯入武汉市汉阳区月湖新街184号2楼的郭某家中,以武力要胁,索要钱财,称“给300元钱,不要闹得我们都不愉快”。当郭某以家中无钱推辞时,杜竟拿出一把西瓜刀,用刀顶抵住郭某幼儿胸口。在抢得郭某妻子手上的金戒指后,杜飞奔离开,将金戒指卖给一外地人,获赃款505元。

  郭某报案后,杜于次日落入法网,去年12月被汉阳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检察官在预审此案时才发现,这个为了区区300元而抢劫的杜,竟是曾拥有百万家产,在扬子街从事服装批发生意的“富商”,而现在他的万贯家产都被毒品烧成了“袅袅青烟”。

  为养不肖吸毒儿孙“红旗手”变成“贩毒婆” 武汉一年愈七旬的老太太余先梅,为供养儿孙吸毒,竟然干起了贩毒行当,此事在武汉引起强烈反响,成为最近几天武汉街谈巷议的话题。

  2月21日晚9时许,武汉铁路公安处缉毒大队接到群众报警,称在江岸车站附近郭家店有人贩毒。大队长、教导员亲自挂帅上阵,带领队员赶到举报地点,兵分四路将该处房屋团团围住守候。过了一会儿,突然从暗处走来一名中年妇女,走到门口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了片刻后,才小心地敲门进了房,过了约20分钟才出来。民警当即尾随其后,一直跟到江岸货场,不慎被发现。她遂仓皇奔逃,被当场擒获,从其身上搜出数包毒品和两支注射用针管。这名张姓女子交代自己是从郭家店余老太处购得以上物品。得知此重要证据后,守侯在余家门外的民警迅速出动,冲进房内。屋内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共有11人,面对冲天而降的民警,众人谎称是到这里来打麻将的。民警将人控制后,展开搜查,从屋内和其中6人身上搜出大量毒品海洛因以及还在滴血的注射器。

  经过现场指认,这家毒窝的老板竟是家中已经71岁的老太太余先梅。当民警找到她时,她正躺在家人为她准备的病榻上。据悉,老太太患有严重的肺病。余曾是武汉市某厂的后勤管理人员,在工厂的时候,是厂里的劳动能手,多次被评为先进,还得到过“三八红旗手”的光荣称号,可就是这样一个老先进,怎么会在晚年走上犯罪道路呢?

  原来,老太太退休后不久,老伴就去世了,膝下一子两女,还有个懂事的孙子。日子虽然清贫,但过得很幸福。可是随着儿子下岗、离婚,美满的生活被破坏了。更为雪上加霜的是,儿子和一名吸毒女子姘居后竟沾上了毒品,还把未成年的孙子也拖进来。老太太退休后一个月200来元退休金,儿子、女儿都下了岗,根本就没钱供他们吸毒,很快家里就一贫如洗。望着儿孙们毒瘾发作时的痛苦,老太太开始还帮他们借钱,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2000年,老太太思前想后,竟然决定自己铤而走险去贩毒。每包30元进货,再以40元的价钱卖出去。这样既可解决儿孙“吸货”的问题,还可供养自己这两个因吸毒已经无法谋生的儿孙。老太太的生意开张后,为吸引“顾客”,竟在自己的私房里腾出一间房开辟为吸毒室。周围群众反映,余老太生意很好,每天来的人川流不息。刚开始做的时候,她就被江岸警方拘留审查,刚刚因身体原因保外就医,又重操旧业,她最后痛苦地说都是为了孩子。

  一个曾经无比幸福的家庭被毒品摧毁了。当笔者见到余老太的时候,很难相信面前这个一脸病容的老太太会是个毒贩子。其实,她也很恨毒品,是毒品从她那里夺走了孝顺的儿子和健康活泼的孙子。可她毁在错误的爱上,把她自己和儿孙们都推进了罪恶的深渊。

  一位“瘾君子”的悔恨泪已经在武汉市公安局第二戒毒所进出四、五次的刘明,谈起自己的吸毒史,深有感触── 我从小在部队文工团长大,21岁时,转业到地方歌舞团。1985年左右,我辞职到广州、深圳等地的歌厅唱歌,一个月可以挣万把块,经过十几年的积累,到1996年,我已积累下百万家产。

  长期呆在舞厅、酒吧这些鱼龙混杂的场所,难免会接触到三教九流、各式各样的人。1995年,因为好奇,在“朋友”的诱惑下,我就尝了几口。吸了没几次,我发现只要一吸这玩意儿,上台表演时,就会产生一种兴奋感,唱跳特别带劲,表演大受欢迎。就这样,我由最初的“尝鲜”发展到后来已离不开这东西了。1996年时,每个月光购买毒品,就要花去四、五千元,但这对于拥有百万家产的我来说,只不过是一个零头,而且我还继续在歌厅里驻唱,每个月也有固定收入。所以,我不愁没有钱买毒品,也就没想过要戒掉。

  1996年底,我回到武汉发展,家里人知道我吸上了“白粉”,大吃一惊。我妈不知多少次苦口婆心地劝我戒了,她都60多岁的人了,就差没有跪下来求我;我老婆是软硬兼施,天天跟我吵,每天出门、回家都要搜身,不让我身上有多余的钱,都是为了逼我戒毒。两年下来,我一次也没去戒毒,她们反倒减瘦了不少。特别是我老婆,才30多岁的人都有白头发了,我知道这是为我急出来的。

  1998年3月份,因为找别人买“货”,“货主”被抓,我也跟着进来。第一次进来时,我家里人特高兴,用我妈的话说,终于进去戒了。我想得也挺好,进来后一定要戒,重新做人。我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,大概3个月左右,就出所了。出去后,我还是回到以前的娱乐城上班,又和以前的那帮朋友混在一起,就这样,我又吸上了。

  这一次老婆不逼我了,跟我离婚去了美国,彻底“拜拜”了。9岁的女儿跟我丈母娘过,她总是问“爸爸、妈妈到哪儿去了?为什么总也不来看我?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家里人骗她,说我们出差了、出国了。我出去后,每次去看她,她都特别高兴,不愿上学、不愿睡觉,她对她奶奶说,“我怕我一离开,爸爸就不见了。”这孩子命不好,刚生下来时,老生病,三天两头打针吃药。我们当父母的都不在她身边,在学校里受人嘲讽,学习成绩大大下降,性格也变得孤僻了。

  我老婆出国后,还给我打来电话,说只要我能坚持一年不复吸,她就把我和女儿一起办出国,一家人团聚。我太不争气,加上家庭破裂后,心里难过,一难过就想吸一口解脱,就这样总也脱不了这玩意儿。

  我妈都一大把年纪了,身体又不好,可我每次进来戒毒,她都奔波十几里来看我。为了节约,她舍不得打的,总是坐公交车,戒毒所太偏,没有直达车,她总要转上好几趟车。像她这把年纪的人,应该在家里享清福,可她呢?跟她说了好几次,太远不要来,可她总是不听。其实,我心里明白,她想留些钱给我办出国。今年大年三十一大早,我妈就给我送了好多好吃的,生怕我没有过个好年。

  这是我第五次进所,希望这是最后一次,出去后,我一定做个好儿子、好丈夫、好父亲,让我妈不再奔波,不再为我操心;让我老婆能够感受到丈夫的关爱;让我女儿能天天都见到爸爸。也希望所有的人不要走我的老路,这东西一沾上,会弄得你倾家荡产、家破人亡,我说得都是真的,请相信我。

来源: 温州禁毒网(责任编辑:贾芳芳)
相关新闻:
·5名菲律宾毒贩被中国判处死刑 菲总统请求宽大处理
·金昌市戒毒所开展开门“大走访”开门评警活动
·玉门市检察院批准逮捕一运输冰毒犯罪嫌疑人
·上网自学 滴鼻液制出冰毒
·警方斩断津皖运毒线 查获毒品596克
·昆明警方集中销毁20吨易制毒化学品
 
·食用冰毒的治疗办法
·摇头丸中毒如何抢救?
·大麻类物质所致精神障碍
·预防别人骗你吸毒的方法
·用宽容助青少年摆脱毒品
·青少年吸食摇头丸的五条预防对策
·安全戒毒
·什么是无痛戒毒
·益阳女子染上毒瘾败光百万家产
·百万富翁双目失明后染上毒品
·瘾君子吸毒后亢奋 挨家敲门骚扰
·男子信“偏方”吸毒治腿伤后沦为毒贩
·昔日百万富翁如今沦为毒贩
·司机吸毒10年沦为持枪抢劫犯
·男子吸毒幻想遭砍 指甲刀逼的哥快跑
·男子吸毒过量生幻觉 超市大喊“杀人”
·新毒品K2杀入青少年界
·MDMA滥用:历史和现况
·感冒药和毒品是“亲戚”吗
·海洛因的简介
·海洛因的分类
·什么是摇头丸
·麻古
·什么是K粉
·两次走进戒毒所女学员的自述书
·一位吸毒青春少年的心路历程
·浪子回头当选村主任
·千万千万别让妹妹出来
·别去敲那通向地狱的门
·拒绝白色诱惑
·“吃过毒的人最能体会人情冷暖”
·一名成功戒毒者的尴尬:我从未轻松过
 
关于我们  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
法制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
陇ICP备10000450号